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诗歌 散文 小说
查看: 44|回复: 0

崇明岛东平森林公园,我看过的最大人工水杉林 [复制链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1-2-12 19:43:17 |显示全部楼层

崇明岛,一个我曾经以为遥远的地方。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看过不少有关上海知青下放到崇明岛的文学作品。在我感觉中,崇明岛仿佛北大荒一样荒凉辽阔。那时候我很年轻,年青到傻傻分不清楚崇明岛与北大荒竟然是天差地别的南北。

更没想到,我会到崇明岛游玩,去那里游玩生态旅游。一路隧道与公路桥连接,从上海到崇明岛,如此方便。我的目标很明确,去东边的东平森林公园。其实今天的崇明岛,早已经是大上海的后方。东平森林公园,与魔都的气势一脉相承,以五千四百多亩的豪奢,惊艳了我。

这是一片巨大的人造森林公园,据说是亚洲最大,我相信。我没找到有关森林公园的建设年代以及建设者介绍。我猜测,应该与大批知识青年有关。改造荒山野岭的豪情,是当年建设者每天劳作的动力。我在不止一处看过类似的场景,皆与知青有关。崇明岛的上海知青,一定会栽种过无数的小树苗。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如果我分析不错的话,这片巨大的森林至少有几十年生长岁月。那些种树者,已经老了。最年轻的知青,大概也有七十多岁,进入夕阳红的“无限好”时光。

森林的主要树种,是被称为植物活化石的水杉。水杉属植物,在中生代白垩纪和新生代时约有六、七种。其后很多年不见此树踪迹,被植物学界认为已经绝灭。直到一九四一年,中国植物学者在当时四川万县磨刀溪首次发现尚有一棵古老珍稀的孑遗树种。从此我们有机会在不同地方能观赏到众多的水杉林。

其实,水杉树适应性很强,高温寒冷都不怕,相比更喜欢肥沃的土地。五千多亩长得郁郁葱葱的大森林,何其壮观!

水杉树的叶子羽状复叶,对生的小叶子细细小小。一两片水杉的叶子放在眼前,人们几乎感觉不到它的存在。然而,在大片的茫茫林海里,细小的叶子产生了令人心悸的气场。它们的落叶层层叠叠地飘落堆积,不知堆积了多少年。

故意走到林的深处,双脚迈步在落叶堆中,软软得使不上劲儿,却倍感惬意舒适。虽然寒冬,上海天气不够冷,没有冷到树叶儿落得精光的程度。树上的叶子,是因为爱的牵挂不忍离去,还是将告别的时间延长再延长?如此细小柔弱的水杉树叶,经历了四季不同的气候。无论狂风暴雨,还是寒霜白露,依然还在枝头骄傲地展示生命的力量。

冬日水杉树叶,没有春天新芽的娇嫩,也不像夏天浓阴繁盛,更不同于秋天将黄未黄时,羽翼下养精蓄锐地育出长相漂亮的种子。有了这许多种子,水杉再不会成为“化石”了。而此刻,树叶已经变得没有一丝丝绿色,像穿了华丽外套的美人,亭亭于冬日暖暖的阳光下。

这个下午,我看过了最美的水杉叶,这么丰富的色彩。高高的树梢有的金黄,有的酒红,有的介于两者之间。是这里气候与其它地方不同吗?我每年秋冬都会在扬州不同区域看水杉,却从没看过如此多的色系。如果用一张色卡来比照,会有多少种?远远地看,像极了西方名家的油画。走近了细看,无论画家水平多高,也描摹不出大自然本身的瑰丽。

沿着园林设计者规定好的线路,不紧不慢地溜达。在纯自然景观的地方,不需要费心地去寻找有没有人文的遗迹,也不用探求什么古老的传说。这里就是森林,只有树木。我像鱼儿那样遨游在负离子充裕的森林里。我使劲地呼吸,大口地吐纳气,希望能将郁结于心的浊气,统统排掉,做一次非医疗状况下的护理。

转过身,两排高大的桧柏突然出现在眼前。刚才光注意看水杉,没有注意到其他植物。在看了很长时间或金黄或酒红的水杉树以后,不期而至的桧柏,让我觉得绿得刺眼,仿佛一个转身后于冬天走到了春天。

松柏的青绿,将显得萧瑟的感觉全部赶走了。行走在桧柏做行道树植就的路上,我忽然产生滑稽感,像春天清明前后的祭扫路,走着走着便有了些许的庄严或严肃。在一望无际的森林里,走出亦庄亦谐的滑稽,大概只有在足够大的这里才有可能。顺路拐一个弯,一个巨大面积的滑草场出现在面前。以我的年纪,只能想像从草地上飞驰滑下的乐趣,想象那份妙不可言了。

可能天气,亦可能今年特有大环境,游人不多。大森林大滑草场都显得愈发冷寂。忽然,一群孩子的嬉戏玩闹,打破了森林的宁静。是有组织的冬游吗?我不知道。

我欣喜这一刻的遇见,活了森林,活了空气。这是这次游玩的又一种体会。以前总希望游玩的时候人少点,却原来有时候,人多也是一种美。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GMT+8, 2021-4-21 06:43 , Processed in 0.076996 second(s), 9 queries .

技术支持:领风网络

© 2014 zgxt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