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诗歌 散文 小说
查看: 380|回复: 9

过河   [复制链接]

Rank: 4

发表于 2019-1-10 15:35:4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寒烟一缕 于 2019-1-10 15:39 编辑

戴窑往事之过河

文/苏晓梅

      我的家乡位于苏中里下河地区,这里河流纵横,湖泊棋布,是个典型的水乡。从家到学校三十多里路程,途径好几个村庄和数条大大小小的河流。其间,陈海与元友两村相隔的那条河没有桥,只有一条小木船栓在河岸边。每逢礼拜天回家或者去上学得坐船才能过河。

       摆渡的老头身材瘦小干枯,尽管年过花甲,但动作麻利,撑起那条小木船来游刃有余。河两岸上下坡的地方,老头挖了几道深深浅浅的斜坡,下雨落雪天还会铺上一层穣草,应该是防止过河的人上下坡时脚下打滑吧。老头肚子里有点墨水,时常一边撑着船一边摇头晃脑吟着李白的那首“水色南天远,舟行若在虚……”,偶尔谁夸他几句是行船的好把式,他就会捋着稀稀落落的胡须,兴奋得飘上天,甚至自诩他的水性就算“浪里白条”张顺再世都得甘拜下风。
        没生意的时候,老头就把船栓在附近的柳树下,夏天大草帽遮在脸上躺在树荫下睡觉,冬天揣着怀蜷缩着蹲在树下避风处,春秋天则跑到附近的地里敞开嗓门给干活的农妇女们充当说书先生。
        老头摆渡有个规矩:上船之前必须把钱先交了,少一分都不行。据说曾经有几个恶作剧的男同学过河时说晕船等上岸再给钱,但上岸后骑上自行车就“呼地”溜之大吉。过河的人太多,即使再来老头也模棱两可认不清楚,所以才发狠立下“先小人,后君子”的条约。
       书生气十足的老头原则性很强,木船不大,一次最多只能载五个人。记得有一次,我是第六个,任我磨破嘴皮说尽好话,老头硬是不让我上船,说超载一则违法,二则危险。我跟他解释说我最近瘦了好多,他冷冷睨视了我片刻,冒出一句让我哭笑不得的八股文来:“尔肤浅之,吾何屑苟同。”无可奈何的我,只得耐心地等待下一趟。
        高二那年冬天,两节课下后已近三点,走出教室,风刀割一般剐在脸上,我缩着脖子,纠结着不想回家,但想起病重的外公已时日无多,忆起小时候外公疼我的情景,回家的欲望又强烈起来。外公喜欢吃馓子,我跑去消灭光店里买了二把,用油纸包起来放在前面的车篮里,剩下的五毛钱顺手塞进身后的书包留着过河。我扎紧围巾,跨上自行车,一头冲进刺骨的寒风。
        这次因为天太冷的缘故,远路的同学都没有回家,我拼命地蹬着自行车,一个小时后来到了熟悉的河边,远远的看到对岸的船栓在树下,一个缩成团的身影正犹犹豫豫准备离开,我急忙举起书包拼命呼喊着。耳聪目明的老头很快听到了,抬眼望过来,磨磨蹭蹭脱下大衣撂在树丫上……顺水行舟,船一会儿就靠岸了,我推着自行车小心翼翼地上了船。

       老头阴着脸埋怨着:“天之寒矣,因何汝归甚晚?”
       “外公身体不好,我得回去看看。”我讪笑着,打好自行车的支架,赶紧腾出手伸进口袋里掏钱。
      老人的脸色稍微温润起来,他“哦”了一声,竹篙“扑通”一声下了水,船微微荡漾了一下。一股浓浓的酒味顺着吹来的风冲进我鼻子里,我不禁皱起眉头,随口问了句:“你,你怎么喝酒啊!”
    “酒乃杯中仙,小酌一杯,暖身御寒也。”老头白了我一眼,继续倾斜着身子,将篙子绷得像张弓。
        逆水而行不进则退,老头吃力地撑着竹篙,脸憋得通红。船缓缓移动着,我翻遍所有的口袋都没找到那五毛纸币,急得出了一身汗。
    “待上岸再给老夫不迟,风大危险,若坠河岂不连累老夫也。”老头在船尾横眉怒目吼道。
        “放心,我不会赖你老人家钱的。”耳边,北风呼啸而过,船有些摇晃,我赶紧扶好车。慢慢的,船行驶了一大半,眼瞅着离岸不远了,我一只手抓紧自行车龙头,一只手握住后杠,做好上岸的准备。
         突然,一阵“突突突”的响声传来,我扭头一看,不远处,一只挂桨机船急速驶来,船头两侧卷起的层层浪花飞快向我们这边涌来。小木船开始摇摇晃晃,颠簸起来。挂浆机船没有减速,从我们旁边耀武扬威而过,水花四溅,打湿我裤子和布鞋。老头一改往日的斯文,冲着冒着白烟的船屁股骂了声“如此仓促,服丧也!”
         船颠簸得更厉害了,我蹲了下来抱着自行车大杠,晕乎乎想吐。气愤难平的老头只顾骂得痛快,一时没顾及脚上的黄球鞋,踩在潮湿的船板最容易滑倒,一个踉跄,篙子落空,“扑通”一声栽倒水中,溅起一片水花。
       失去平衡的小船在水中跌跌撞撞,打着旋转,不知所措的我吓得眼泪都出来了。
    “相什么呆,快把桩绳扔与我,快,快快!”老头双手趴着船帮,露出湿漉漉的脑袋。我颤巍巍地拿起脚下的桩绳用力掷给他,他迅速抓住绳索绕在身上打了个结,一边喊着让我不要乱动,一边奋力向岸边游去……
        终于到了对岸,老头艰难地爬上岸,寒风中瑟缩着,嘴唇冻得发紫。我鼻子酸酸的,心里难受得很,刚想开口安慰他几句,他却尴尬地瞪了我一眼,自我解嘲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真乃头发长,见识短,少见多怪也!”
     我突然记起过河的钱还没给他,慌忙翻开书包,找出那张皱巴巴的五毛钱。
        “天暮早归,罢了!罢了!”老人没有接钱,甩了甩头上的水花,抹了把苍白而消瘦的脸,使劲跺了几下脚,抓起挂在树上的破大衣,步履蹒跚地朝村里走去。
        皱巴巴的五毛钱捏在手中被风吹得发出“窸窸窣窣”的轻微的响声,似乎想告诉我些什么,我细心地把它展平贴在心口,冰凉凉的纸币很快有了一丝温度,暖暖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9-1-10 15:41:39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文章,把过河老头刻画得栩栩如生!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9-1-11 11:32:30 |显示全部楼层
摆渡老人乃”斯文人也”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1-11 14:42:03 |显示全部楼层
将题目改为《摆渡的老头》,如何?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9-1-11 17:55:11 |显示全部楼层
转水湾 发表于 2019-1-11 14:42
将题目改为《摆渡的老头》,如何?

这个题目不错!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9-1-16 09:57:12 |显示全部楼层
超级生动,实乃美文也。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9-1-20 16:18:32 |显示全部楼层
昭阳千垛 发表于 2019-1-11 11:32
摆渡老人乃”斯文人也”

确实是个斯文人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9-1-20 16:19:18 |显示全部楼层
周春根 发表于 2019-1-16 09:57
超级生动,实乃美文也。

谢谢老师鼓励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9-1-20 16:19:43 |显示全部楼层
转水湾 发表于 2019-1-11 14:42
将题目改为《摆渡的老头》,如何?

谢谢老师赐名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9-1-20 16:20:16 |显示全部楼层
玩味阳光 发表于 2019-1-10 15:41
这篇文章,把过河老头刻画得栩栩如生!

感谢老师鼓励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GMT+8, 2019-6-21 07:57 , Processed in 0.062500 second(s), 10 queries .

技术支持:领风网络

© 2014 zgxt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