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诗歌 散文 小说
查看: 181|回复: 3

“脂油”罐   [复制链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9-1-8 16:24:1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玩味阳光 于 2019-1-10 12:38 编辑

“脂油”罐
           
      里下河地区的男女老少,吃面条一般都喜欢放“脂油”。“脂油”是用生猪油熬制而成,吃面的时候,挖一小块放在面汤里,那面条就会特好吃。生长在里下河地区的我,小时候嘴很刁,吃面条有三不吃的坏习惯,没有酱油不吃,没有蒜花不吃,没有“脂油”不吃!
      那年头,酱油和蒜花还不算费事,关键是那“脂油”,可难为母亲了。有一年冬天,母亲为了我能吃上可口的面条,特地去小镇上卖了两只正在长毛的兔子,然后买了生猪油,回来熬制好盛放在一个精致的瓷罐子里。那瓷罐子是奶奶的陪嫁,奶奶仙逝后一直被母亲用来盛放“脂油”。瓷罐子外面是五彩花纹的,特别漂亮,“脂油”凝固在里面洁白如玉,很是诱人!《诗经》里有“手如柔荑,肤如凝脂”的句子,想必“凝脂”就是指的这种“脂油”凝固的状态吧!
       母亲每次煮好面条端给我,都小心翼翼地把那瓷罐子拿出来,挖一小块“脂油”放在我的面碗里,然后立即把那“脂油”罐拿到厨房里,放在我摸索不到的地方。
       有一天,母亲煮好面条给我们兄弟俩各盛了一碗,就忙着下地干活了。弟弟端起面条立即呼哧呼哧地吃了起来,一副津津有味的样子。母亲说弟弟是“蒲包嘴”,“蒲包嘴”就是逮什么吃什么,不挑食。也难怪母亲说我是“针尖嘴”,我可没弟弟那么好的吃相,我习惯性地拿起筷子挑了几根面条,放在嘴里,舌头一转,觉得“脂油”放得太少了。这怎么行?我得再放点“脂油”!于是,我不加思索地来到厨房里,先是在橱柜里找寻了一番,没找到,我又把目光扫向了土灶的边边角角……忽然,我的眼前一亮,那色彩鲜艳的瓷罐子像一个瓷娃娃躲在那土灶最高处的猫儿洞里,仿佛和我捉迷藏一般。
      看见那“脂油”罐,我心里暗暗一喜,仿佛感觉到那飘着芳香的“脂油”已经在我的碗里氤氲开来,我不由地咽了好几口口水。可我的个子小,够不着那瓷罐子啊,怎么办呢?
      哈哈,这难不倒我。于是,我搬来了木椅子,先爬上椅子,然后再从椅子上爬到土灶台上……就在我抱着“脂油”罐子下来的时候,那木椅子却一点不争气,我刚刚脚踩到它上面,它“扑通”一声翻倒了。一个趔趄,我重重地摔倒在地上,手中的“脂油”罐被甩出几米开外,翩然开花……
       弟弟听见厨房里的响声,捧着面碗跑过来了。弟弟小,不懂事,他见“脂油”罐被摔碎了,也不管我疼得在地上直抽泣,结结巴巴地说:“……哥…哥,你把‘脂油’罐打……打坏了,妈妈回来要……要骂了!”
      这时,刚巧母亲回来拿铁锹,听见我的哭声,奔进厨房,见我摔倒在地上,连忙查看了我的全身,发现我的手臂已经红肿了,背起我就奔村医疗所而去。
      在母亲背起我的霎那间,我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地下——那四分五裂的粘着“脂油”的碎瓷片,可怜兮兮地散落在地上,发出悠悠的光亮!

【作品刊发于2014年3月30日《泰州晚报》】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1-10 10:33:03 |显示全部楼层
没着一笔写母爱,母爱却似春潮涌。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9-1-10 12:36:22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老师鼓励!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9-1-13 09:29:42 |显示全部楼层
美文佳作,情深意切。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GMT+8, 2019-4-22 11:05 , Processed in 0.062500 second(s), 9 queries .

技术支持:领风网络

© 2014 zgxtwx.com